4S店大全

澄海玩具产业的危与机

 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和出口国,汕头下辖的澄海区是国内最大的玩具生产和出口集散地之一。经过40年发展,澄海玩具从家庭作坊,承接港澳客商来料加工起步,产业集聚成群,配套体系完善。

  新冠疫情下,澄海玩具制造业遭遇连锁反应。南方都市报区域协调发展课题组对澄海区玩具行业调研发现,许多厂商正在探索内贸市场,跨境电商兴起热潮,“宅经济”居家玩具等新趋势下,有实力的工厂积极投入自动化设备,往精密制造调头,沉淀品牌价值。

  近年,广东省引导更多传统制造企业往价值链高处跃迁。动漫、网游、手游、IP、智能机器人等与玩具关联的数字创意产业涌现,知识产权、科技含量等是玩具制造迈向高端市场的关键。

  “疫情打击大”“许多小作坊撑不住”“几个难题都撞一起了”……新冠疫情持续两年多,令外贸主导的玩具产业承压。

  每年12月前后是外贸玩具行业最关键的销售季,决定着全年营收。按照往年节奏,春节前便要开始组织选货,4-5月春季下单,6-8月夏季生产,7-9月秋季发货。

  2021年海运价格一路飙升,一柜难求,堵港、陆路司机紧缺等,到货时间延迟。澄海玩具厂商反映,海运收发货时间,欧洲从60天延至6个月,美国从45天延期至3个月,运费涨了5-10倍。

  疫情令供应链运转不畅,让供求关系变化加速。订单更迭速度在加快。汕头泽锋玩具厂近两年新老客户整体淘汰率,从10%-15%上升至30%。“疫情后,客户要求快出货,以前下订单3-4个月出货,现在1个半月出货。我们应对方法是提前备好原材料,根据订单预测组织生产,做些存货。”负责人蔡锦锋称。

  玩具工艺注塑的常用原料包括聚丙烯(PP)、聚苯乙烯(PS)、丙烯晴-丁二烯-苯乙烯共聚物(ABS),以及五金、电子料、包材等,也遭遇了“涨价潮”,压力传导至下游产业链。

  多名玩具厂商表示,2021年进货的原材料涨幅在10%-25%之间,往年价格则相对平稳。另有厂商透露,曾拿出上千万“压芯片”,市场出现“炒芯片”。

  此前,广东还遭遇了电力供应紧张局面。在汕头等工业大市,高能耗工厂调整生产节奏,错峰用电,打乱生产节奏。目前,电力供应已经恢复常态。

  疫情影响传统批发渠道运转,生意由线下转至线上,越来越多的厂家投入到电商大潮。多名年轻一代澄海玩具厂商认为,跨境电商增长较快,潜力巨大。

  疫情激发的“宅经济”拉动了跨境电商,尤其是利好益智类居家玩具。广东宇星科技实业有限公司(下称宇星科技)总经理谢伟纯从事外贸20年。疫情后,其积木产品通过电商平台,销至全球100多个国家,2021年新增南美市场。积木“发烧友”社群连接性强,扩宽至电商,能更熟悉C端客户。目前,该公司走电商渠道的销售占比达50%。

  蔡锦锋表示,2020年前其公司产品跨境电商和传统批发渠道的比例是2:8,2021年比例变动为4:6。

  业内人士介绍,澄海约有2000-3000家外贸公司,七成玩具订单来自海外。玩具品类多如牛毛,“展厅模式”是当地独有,前店后厂,客商到澄海,先通过贸易服务商带到展厅选品,再与厂家签订单。当地龙头宏腾玩具展厅参展产品超过30万只,产品数据库超过220万只。疫情前每年约有8000-9000批客商来选品,来自100多个国家。

  疫情来袭,“展厅模式”搬到线上,全区共有霄鸟云等近10家专业性玩具电商平台。以霄鸟云为例,集合了全国产业链的4万多家玩具工厂、220多万款玩具产品,在线进行玩具选品,搜寻源头工厂。

  与此同时,澄海玩具通过电商、直播带货等渠道开拓内销市场,玩具贸易业态呈现多样化发展。

  课题组发现,外贸企业调整业务,开拓内需市场并非易事,在设计风格、生产线、销售渠道等方面都要做出变动,出于成本、风险考量,许多厂商“不敢尝试”。

  澄海玩具行业更迭速度加快,尤其是品类方面推陈出新不断。以往面向B端外贸销售,大大小小企业以量取胜,“价格战”不休。电商将厂商直接推向C端客户,“爆款”“流量”“出奇制胜”“IP品牌”更具带货潜力。

  华达玩具有限公司(下称华达玩具)是当地的积木制造龙头企业,公司副总经理陈卫介绍,新产品从立项到上市需要两三个月时间,公司设立了3个研发部。华达玩具内外贸之比约为6:4,已有签约的IP授权积木产品,如奥特曼、熊本熊等。

  模具质量好坏决定产品优劣。以塑胶积木产品为例,模具价格从万元至上百万元不等。与积木国际领先品牌乐高缩小差距,国内厂家要在精密度上锱铢必较。

  陈卫表示,一些精密机器依赖进口,耗资较大。华达玩具无尘加工中心摆放着数台进口线切割机,公司为进口机器投入了2000万元。陈卫表示:“做‘中国乐高’是积木界的梦想。”

  成本上升,年年招工难,工人老龄化,是横亘在厂商面前的棘手难题。玩具制造商称,2021年开年,薪酬同比普涨了10%。

  大型工厂正在尝试用机器替代人力。汕头市高德斯精密科技有限公司创建于2017年,为数家本地企业代工。工厂设有双层智能仓库,总面积1万多平方米,仓容12万箱积木,每箱都设有条形码,机器人以一秒三米的速度进行分拣,36个机器人替代了240个工人。宇星科技的积木也在此生产。

  华达玩具近年投入15条自动化生产线小时开机,不再需要三班倒的流水线工人。在分拣车间,不同形状、颜色的积木配件在传送带上鱼贯而入,分配至对应箱中,再进行自动包装。

  面对内外环境种种变化,澄海玩具行业也越来越意识到增加产业附加值的重要性。大众流行文化推波助澜,资本市场介入,商业化运作牵引“流量”,IP运营产生价值受到市场追捧。奥飞娱乐总经理助理杨毓生表示,奥飞娱乐从传统玩具制造商转型,商标意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萌生,后引入动漫如四驱小子,用动漫IP授权带动玩具产业发展。奥飞娱乐等公司依托在深圳、广州的研发中心,与高校建立“产学研”合作关系,探索转型“动漫IP+手游+网络+泛娱乐”路径。

  中国汕头(玩具)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已经落户澄海,据了解,玩具外观设计专利快速审查及出具授权证书,从申请到授权仅需要3至10工作日。目前,玩具有效注册商标30169件。

  “以前那种低成本、靠劳动力赚钱的方式,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了。”汕头大学工学院电子信息工程系主任范衠表示,澄海玩具制造开发速度快,性价比较高是优势,但很多企业缺乏长远规划,在工业设计、重视研发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增加产品附加值方面任重道远。

  澄海区面积为345.23平方公里,但玩具产业市场主体超过4.3万户。澄海遍布家庭作坊,三五层楼高的农民自建房融合了工厂、仓库和吃住,撑起“产居混合”的城镇生态。产业链上下游分工完备,零配件制造层层分包,非常灵活,最终的玩具成品通常由多家协同完成。

  2021年,澄海有规上工业企业332家,其中玩具企业占比近半数,拥有上市企业6家,新三板挂牌玩具企业2家,玩具产业从业人员超10万人。慧夜科技完成数百万美元Pre-A轮融资顺为资本独家投资从无法忍受到慢慢接受:这届网友如何看待个性化广